這是第2次寫獵人同人,第1次寫團酷文XD

千字左右花了2小時多,這是今天才萌生的構想,是慶祝愚人節,也是同繪文的第三題題目密室。

氛圍很適合團長,就用上去了 

 自認很適合愚人節閱讀,文末有放上這篇文相關的感想。

 


 

  我總是不斷得到了什麼,又不斷失去了什麼。

  或許人生本來就是一場無止盡的得失。

  我失落我所失去的、愉悅我所得到的,卻總是記不起要珍惜我擁有的。

  怎麼辦?

  我偏頭問你,你搖著頭,金髮閃動,十分美麗。你的金色,如月色般有著沉靜,不奪目,卻讓人無法忽視。

  你不告訴我答案,是不肯、是不屑,還是你也不知道。

  莫名的歡愉感,因為你也跟我一樣,追逐著解答,儘管那個問題本身毫不重要。

  你叫……酷拉皮卡。

  這不是疑問句,我熟知你的名字,並非不能忘記,只是記得而已。

  你微微抬起頭望向我,眼中帶著疑問和……難以言喻的哀傷。我轉身面向你,這是我第一次打從心底想要傾聽一個人。然而這沒有什麼,我向來我行我素,說不定下一刻我便會帶著殺意傷害你。

  不過其實我沒有要傷你,至少目前如此。但你無語,只是伸手拉住我的衣袖。

  月色下,你的金髮閃耀如白晝,髮絲飄盪襯著細緻臉龐煞是好看。在你身上,看不到男女的差異,反倒有一種非人的氣質。想聽你的聲音,無原因的,只有你的聲音我始終想不起。

  但你依舊不語,甚至還歛起眼簾,收回你那纖細不堪的手。

  怒意。

  我應當要生氣,因為你惹了我,但我沒有燃起那樣的情緒。取而代之的,是一種不能言說的酸楚。

  是什麼樣的事情,讓你即使碰觸到了我,也還是不能說?是什麼樣的情緒,讓你即使和我四目相交,也還是不曾褪去那股愁?我在等你說,甚至等著你動手打我。

  無語依舊,月光消去,你的金髮不再,身影也不再。

  有三個字,我沒有說出口過的記憶。但在心裡,我確實想過,那對象,是有著沉靜金髮而一臉痛苦表情的你。

 

  密室。

  黑髮男子啜飲著咖啡。

  他對飲食無任何偏好,只是手邊有了,他就拿來喝,如此罷了。

  回想著醒前的夢,他嘴角上揚。

  這種愚人的情節,居然在他腦子上演。可笑,可笑,可笑,可笑,可笑。

  亦可悲。

  酷拉皮卡。那個出現在他夢裡,望著、拉著他的人,現實中卻是恨極了他。他得到了火紅般熾熱的眼眸,卻好像失去了些什麼一樣,失落襲上。他享受這種近乎病態的感受。又笑。

  放下咖啡,他將手拂上衣袖,正巧是夢中那人拉住的地方,同一件衣服。

  報仇這種東西,如果你能成功,你就得到了。若是失敗,就是失去。這也是人生啊,好好享受吧酷拉皮卡。

  起身,聽到一聲團長,是同伴的叫喚。

 

  得失之間,是不是能找到新的樂趣?別再抿嘴無語,告訴我吧,我期待著。

  褪去那件長袍,他命人丟掉。

  密室一旦被打開,就不配再被稱為密室了。

 

 


 夢本來就很愚人,又帶有夢幻,是不是

雖然身為作者自己這麼說很奇怪,不過這篇真的充滿不同層面的觀感。一開始是團長的夢境,所以酷拉皮卡的一舉一動甚至樣貌都是團長內心對他的投影,不是真實的。得與失對團長來說並不是重要的課題,可是他用此來解釋酷拉皮卡。褪去的長袍是他不願意和酷拉皮卡產生任何情感的連結。密室一旦開啟,就像自己內心的脆弱若不小心被人識破,那就完蛋了。我想這就是團長的生活概念吧。

其實不該打出這個,文應該讓讀者好好欣賞後回甘,而不是闡述的那麼明白XD  不過這也只是一部分,剩下的就要讓您細細摸索囉~

習慣性的,同人文不喜歡讓多人物出場,所以團酷文……只有庫洛洛跟酷拉皮卡哈哈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nucnu88 的頭像
snucnu88

夜櫻時光

snucnu88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